FreshRSS

🔒
❌ 关于 FreshRSS
发现新文章,点击刷新页面。
今天 — 2021年4月20日首页

亮道智能与FEV合作开发ADAS/AD系统

36氪获悉,亮道智能与全球工程服务公司FEV宣布合作,在中国和欧洲市场推动ADAS和自动驾驶系统与功能开发的落地,并在自动驾驶测试验证领域共建工具链。根据合作协议,双方将在中国市场合作开发适应本地驾驶环境的ADAS和自动驾驶功能,支持客户的功能定义和系统开发工作。同时,亮道智能和FEV将开发完整闭环、高度自动化的测试和验证解决方案。此外,两家公司也将共同开拓欧洲市场。

工信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制造业影响总体可控

工信部表示,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制造业有影响,但影响总体上还是可控的,下一步将会同有关部门积极采取举措,推动稳定原材料价格,防范市场恐慌性购买或者囤货。(证券时报)

工信部:5G套餐的单价目前下降到每个G为4.4元

工信部4月20日表示,目前5G套餐用户已经超过了3.5亿户,5G套餐的单价目前下降到每个G为4.4元,大额流量可以满足很多人的上网需求,一定程度上使很多原来使用流量套餐副卡的双卡用户转为了单卡用户。(证券时报)

比特币启示录:投机、泡沫和反人性|氪金

文 | 潘心怡

编辑 | 尚闻多

过去的八年多,比特币作为资产的投资收益无可比拟。

最新高点已经超过64000美元,仅12年比特币已经翻了几十亿倍,其衍生币的投资热情得到了释放,狗狗币日内暴涨200%,而这种暴涨消息层出不穷。嬉笑的、垂死的、挣扎的、冷静的、恐惧的......每一个玩家用热血堆砌了这个膨胀的城池。

比特币,本是一场极客和互联网用户的乐趣,但现在华尔街精英也嗅到了金钱的气息。

2008年金融危机后,新一代华尔街精英活得“灰头土脸”,索罗斯、巴菲特仿佛就是难以复刻的时代神话。

“世界上脑子最好的人被圈在华尔街,安于每年几十万美元的工资,做一个华尔街的小鱼小虾,每天纠结于一个特别聪明的技巧,算出来某个公司的风险增加还是减少了0.1%。”华尔街归来的马志博一语道破了当下比特币火热的幕后推手。

这些聪明人很难甘心,数字货币就成为了他们手上的尖刀。

华尔街底层精英在“叛逃”,顶层玩家却打起了更高深的算盘。这是一个聪明人的“圈套”,而赌注就是有多少人会上车。

“比特币是一个经济学意义上很傻的东西,不看好一个通货紧缩的财务系统。”马志博坦言,但他依然会选择投资比特币,道理很简单,“比如说,知道二十年之后会暴雷,所以这十年的钱你都不赚了吗?”

终究这是一场击鼓传花的的游戏,人性的弱点仿佛是资本的永动机,没人希望看到鼓声与鲜花会停在自己手中。

聪明人的游戏

或许这种可以使资本膨胀的能力,早已被镌刻在华尔街的血液中:站在财富顶端,一切金融本质都无异于符号换手,一切金融游戏无异于用模型来赌市场涨跌。

换而言之,离经叛道的华尔街精英们仅仅将比特币作为他们赚钱的工具,而模型就是他们赚钱的拿手好戏。

不论是币圈还是经济学家,对于以下事实都看得非常透彻——美国等发达经济体对比特币相对宽松的监管态度是比特币及其他数字货币的资产泡沫持续膨胀的重要外部因素。

就算看清了数字货币的本质,想要参透其中规律却并非是件易事。现货市场多空厮杀惊心动魄,期货市场四处陷阱暗藏杀机,小玩家的心脏承受了太多的刺激。

膨胀与凶险的币势让看清一切的专业选手马志博感到“心虚”。“这种系统不太常见,即便是黄金也有一点增量,还没有人做过‘绝对’紧缩的经济系统的长远演化模型,所以不太清楚冲击力是怎么样的。

数字货币的狂热真的不会结束吗?聪明人对最终章如何奏响自然心知肚明。最起码对于巨头来说,数字货币相关的资产配置在自己庞大的资产体量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尽管美国监管部门多次发出警告,但金钱的诱惑不仅让华尔街的聪明人心动不已,也挑动了金融科技公司的神经,比特币期货和相关股票的交易愈发热门;银行、经纪商、交易所和咨询公司也忙着搭建基础设施。

实际上,机构们也是被裹挟的一份子,投资数字货币成为了不可绕开的一环。

“机构需要让外人觉得自己是在这个投资的前沿,不想被人看到自己太保守、太low。”北京大学金融科技创新实验室特聘研究员巨建华向36氪透露,在被市场情绪推着走的浪潮中,很多机构投资者实质上是一种不得不参与的心理。

数字储备与周期的比较

同时疫情的肆虐之下,全球经济受损,比特币的避险属性越来越明显,币价从18年末的3155美元低位拉升至如今60000多美元。

在此之下华尔街和硅谷大举入场数字货币,CoinShares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机构管理的数字货币资产规模飙升至590亿美元的峰值,而去年这一数字仅为376亿美元。

“机构背后的这些投资人或者说LP配置一些比特币的资产,他们的需求就会推动这些金融机构进入到这个市场里面去。”巨建华道破了机构入局数字货币的影响。

的确,和暴涨的数据相比,机构们的表态更加赤裸裸。摩根大通继三月申请推出“比特币概念股”后,预测比特币目标价将达到13万美元;本就对比特币持开放态度的ARK基金,更认为比特币市值终将比肩甚至超越黄金。

在外人看来,他们的目标就是让比特币变成下一个股票或债券市场,而梦想已经开始照进现实。近日,加拿大批准比特币ETF后,美国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Coinbase宣布已获得美国证交会(SEC)上市批准,成为名副其实的“加密货币第一股”。

AvaTrade首席市场分析师Naeem Aslam指出,CoinbaseIPO发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即监管机构不会对这种加密货币采取那么强硬的立场。

这无疑增加了数字货币市场的流动性和深度,如今这些大玩家才是数字货币真正的操盘者,小玩家难以承受的惊心动魄在大玩家眼里只需要一个“响指”就可改变战局。

散户绞肉机

在Space X和特斯拉创始人伊隆·马斯克那里,比特币可以购买特斯拉,而他对狗狗币的热忱更是让市场为之疯狂,多次拉高狗狗币价格后,近期更是表示要用自己的Space X将狗狗币送上月球。

拐点?比特币与特斯拉股价的对比

“像比特币这种,在几千美元的时候也可以去玩一玩,但当它涨到几万美元的时候,就不是一般小散户可以玩得起的。”远离华尔街与硅谷“暴风眼”的上班族贾嘉伟显然无法理解巨鳄们的游戏,但他已经参透了币圈的戏剧性,一夜暴富与倾家荡产就在一瞬间,而更多的散户则是给他人做了嫁衣裳。

与贾嘉伟不同,英国名校建筑学博士李浩晨的想法和很多投资人的想法接近——避险。“全球货币增发,所有的钱必须找到一个固定储值的方式,当然比特币的缺点就是没有很多人达成共识,但这个需要时间成本去覆盖。”

2020年上半年,开启数字货币世界的大门的头几次交易中,本想拿比特币作为避险投资的李浩晨迅速赔光了几万英镑启动资金,“全都交了学费,那几天整个人都是懵懵的。”

拉长整个周期来看,币价高波动也是常态。12年间,比特币的价格如同坐过山车一般牵动无数人的心,泡沫破裂、疲软下行和反弹、修复不断交替,而骤升骤降既是市场情绪的反馈也是宏观大势局部的简略缩影。

2013年,欧洲多数国家竞相出台比特币发行政策后 ,比特币价格突破1147美元,此后的2015年一度跌至200美元,但又在 2016年突破 1000美元,2017年全年涨幅更是高达1700%。接下来的2018年,比特币价格又从19000美元跌至3000美元左右。

如果从一开始就坚定持有比特币,投资收益之高确实让人兴奋不已。财富扩张的神话一次又一次刺激着如李浩晨般散户的肾上腺素,但时代的灰尘落到个人头上,又很难明确究竟谁会成为那个幸运儿。

虽是新玩家,但李浩晨已经敏锐地发现,“��欧美相比,中国很多散户都是带着赌博思维进场加杠杆做期货合约,很少看项目,这跟进赌场没差别。”

这与调查数据中中国投资者更倾向关注短期盈利的结果不谋而合,根据《全球比特币发展研究报告》数据,抽样人群中,80.77%的比特币投资者以短期盈利为目的,仅13.81%的用户选择长期持有。

这种散户心态,很难让人赚到钱,倒更容易成为韭菜。

厌倦了职场生活的贾嘉伟决定给自己的人生找点“刺激”,“炒币和炒股不一样,可能一天跌100%,可能一天涨300%,然后再跌500%,这都是有可能的,在一两分钟甚至几秒内就可以达到这种暴涨暴跌。”

尽管尝到了不少甜头,但贾嘉伟自认为自己还算理智,“毕竟拿不住才是普通炒币人的常态。”

比特币持有人出售迹象较少

踩在高点入场,没能“拿住”的李浩晨不断质疑自己是不是“被割韭菜了”。按照常理,如果在去年上半年入手比特币,只要持有一段时间想要盈利并不难,但投资比特币的路上,总能遇到一些不确定因素。

作为一个24*365时刻可以交易的投资标的,同时缺乏监管,大玩家想要钻散户玩家的空子并非难事。“炒币的社区总是充斥着假消息,还有一些不正规的交易所,都是来割韭菜的。”李浩晨表示,只能自认倒霉,炒币早已不是简单的追高杀跌,玩法越来越令人眼花缭乱。

“只要不套现都不算赚钱 ,最终还是要还给市场的,那些高杠杆炒币结局凄惨的大有人在,

我不想炒了.......玩这个太累太累了。”落袋为安才是贾嘉伟、李浩晨这样的散户应有的状态,但即便于此刺激的涨幅,监管的松散依旧让炒币者疲惫不已。

绕开“大玩家”

在炒币这件事上,最不缺的就是夸张、欺骗、高抛低吸,真假难辨的信息充斥着整个币圈。

“通俗点说,就是你本来是赚钱的,但是有人用技术手段让你亏钱了,把你甩下车。”数字金融大数据公司同伴客数据联合创始人马志博向36氪揭示了这一本质。

就马志博观察,一些不正规的交易所会在市场往下走之前先往上走,趁散户晚上睡觉的时间来不及追加保证金,将这部分人的仓位抹平,一波收割了他们之前交的所有保证金。

拥有凯斯大学天文物理学博士头衔的马志博曾就职于华尔街大行高盛,进入币圈后,他仍然沿用着传统金融方法来研究数字货币。作为金融衍生品专家,这些“非正规军”在他眼里的野蛮程度堪比“西部牛仔”。

比特币涨势图,来源:tradingview

和每只股票背后绑定的具体公司不同,数字货币是基于数字原理,通过特定的算法大量计算产生的网络虚拟货币。由于数字货币设计产生机制决定了数量是有限的,因此形成了数字货币具有价值的共识的基础。

事实上,经过十余年的开采,大部分比特币都被比特币的开发团队和少数大矿厂主牢牢把控,大玩家才能付得起入场券。

对数字货币的新入场者来说,绕开既有的少数利益群体,寻求新的虚拟币种成为圈内的默契,而这一波炒币赚到钱的大部分都不是比特币。

建筑学博士没有在泥潭里挣扎太久,机智如他很快发现了其中猫腻,让李浩晨“赢”回来的是他投资的几个NFT币,“涨得莫名其妙的,是不是美国人拿着政府疫情发的疫情补贴都去买NFT了?”

而在贾嘉伟所在的社群里,“由于群主玩DeFi比较厉害,群里几乎都是赚钱的,只有极少数人不赚钱。”

“想要投资比特币,首先需要对法律、政策和技术趋势都有了解,同时利用闲钱投资,亏损没有心理压力的前提下,才能从不断的长期投入中真正获得收益。”巨建华向36氪提示,比特币也是金融交易的一种,本质上也是违背人性的,高波动和高风险之下,只顾追涨杀跌很容易被迫出局。

不是投机,是技术

不论外界情绪高涨到何种程度,但正如东吴证券指出的那样,投机需求是主导比特币价格疯涨的内在原因。然而,撇去疯狂的币价不谈,诞生十余年,数字货币带给市场的意义仍仅停留在投机上吗?

如同股市一样,玩家多样化之下,数字货币的交易玩法也在变得越来越复杂,收割的方式正在变得更加高级和隐秘。

让李浩晨把比特币上的亏损拉回来的NFT就是一个典型代表。NFT(non-fungible token) 是指非同质化代币,是典型的资产支持代币,不可替换且不可分割。和比特币为代表的原生代币不同,资产支持代币可以通过将外部资产或权益“上链”,实现资产的数字化,由此新产生的代币可在区块链系统中进行转移和交易。

用户对数字产品付费意愿的增长,使得具有不可替代特质的NFT在虚拟世界有了大展身手之处,其中一个重要方向就是让虚拟货币世界拥有了实物价值,据 NonFungible.com 数据,2019年间每件NFT商品销售均价大多低于50美元,而到了2020年8至9月,日均价高100美元。

比如,最近让NFT火出圈的一次佳士得的天价拍卖,纯数字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以近700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公开报道显示,得标者将会收到《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图片以及一枚NFT,该NFT奠基于区块链技术,存放了数字作品的元资料、原作者的签章,以及所有权的历史记录。

尽管在收藏界NFT混得风生水起,但随之而来的是外界的众多质疑,毕竟这听上去疫情期间爆发的NFT热潮和17世纪荷兰因为鼠疫而引发的郁金香热有太多相似性。

更直接的漏洞则在于,在NFT被广泛应用的收藏艺术领域,版权漏洞亦被外界频繁提及。“非原作者声称自己是作品的作者”,“复制品冒充原作品”等问题背后,根本在于当前NFTs并不能证明自己的原始出处和版权归属。

除了实现“破圈”的NFT,2020年以来币圈最火的玩法就是 DeFi。据同伴客数据解释,DeFi是指去中心化的智能合约金融平台,主要帮助个人及机构解决数字资产流动性需求,流动性的提供方也能获得动态调整的资本收益。

如何向圈外人简单快速阐明DeFi?马志博向36氪打了个简单的比方,一个人看涨比特币,但并没有足够的资产购入,此人可以拿持有的100个比特币打到一个智能合约里,就能得到70个比特币价值的美元,接着去买比特币“加大杠杆”,如果“卖掉”70个比特币“归还本金和”利息后,DeFi就把100个比特币退还。

“如此循环往复之下,不断以0.7乘以0.7乘以0.7......,直到最后只能再借出买一个比特币的钱。”马志博举例道,“无需许可,全程透明,没有引入任何风险,只是相信网上的一个地址,就能完成一个抵押借贷的动作。”

借贷只是DeFi众多一个应用中的一个,当前的DeFi项目还涉及DEX、金融衍生品等业务。

但如果仅仅把DeFi归为一个赚钱的工具,未免过于单薄和庸俗,在疫情冲击全球经济、各国央行全力救市的大背景下,马志博认为DeFi生态的爆发有更深层次的意义——“标志着区块链技术在金融领域的最成功的实践落地”。

被称为“货币乐高”,DeFi囊括的资产、智能合约以及协议能够做到随意组合。按照区块链公众号蓝狐笔记的解释,DeFi不单是传统金融在加密世界的映射,它还呈现出新的特征。例如,它通过资金池实现快速兑换;它的借贷利率可以实现即时调整,可以随时加入或退出,没有传统借贷的借贷期限等。

尽管听上去很美好,但高杠杆必然意味着高风险。马志博提示,程序员留后门,缺少监管,隐藏程序,晦涩的规则,黑客攻击......这些真实的案例时有发生。

这也印证了东方证券早前的风险提示,加密货币已经诞生十余年,最早以比特币这类私营的纯加密货币为代表,至今仍然是一个基本上不受监管和不透明的行业,其为用户提供近乎匿名的服务,并为一些不法分子从事黑客、抢劫和非法活动提供便利。

像巨建华这样的技术派专家看好的是加密货币技术上的应用。他表示,从技术层面上看,如果获得监管层面的认可,DeFi在未来很可能成为金融系统重要的技术,甚至作为识别资产的重要辅助工具,比如绑定网络会员资格、房屋、汽车等资产。就美国的例子长远来看,在监管体系下运作的DeFi很可能和监管相辅相成,成为重要的技术补充。

巨建华同时也向36氪强调,“如果不能创造价值,那么你投资的一定是泡沫。”

再没有一个资产能够像比特币这样,造富神话和破产噩梦并行,人性的贪婪和理智在财富的博弈舞台上同时上演,但这并不是加密货币的初衷。

币圈依旧麻木地喧闹着,每一个玩家仿佛都不知疲倦。看似美好的投机或许只是一场游戏,技术的革新才是真谛,但普通看客请看清本质,永远不要迷失在贪婪之中......

(本文李浩晨、贾嘉伟为化名)

长城汽车旗下蜂巢能源寻求明年科创板上市,最新估值260亿元

据路透报道,长城汽车旗下电动汽车(EV)电池制造商蜂巢能源董事长杨红新表示,蜂巢能源正在与潜在投资者磋商,将筹资30-50亿元人民币(4.62-7.70亿美元)。蜂巢能源的前身是长城汽车动力电池事业部。蜂巢能源在这一轮新融资之前的估值在260亿元人民币。他并称,该公司计划明年在上海证交所科创板上市。(财联社)

14家消金公司业绩出炉:增长放缓,行业洗牌加速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丨WEMONEY研究室,作者|胡晓

随着年报的陆续披露,已有14家消费金融公司2020年业绩浮出水面。

WEMONEY研究室梳理发现,在披露净利润数据的12家消金公司中,仅2020年成立的北京阳光消费金融一家出现亏损,其余均盈利。

不过,整体来看,2020年消费金融行业业绩增长踩了急刹车,总资产、净利润、营业收入表现均不及往年。

已披露总资产的13家消金公司总规模为3888.03亿元,包括2020年新开业的小米消费金融、北京阳光消费金融,而2019年,11家消金公司的总资产规模为3893.09亿元。2020年,在公司数量增加的情况下,总资产规模反而下降。

有6家消金净利润增长为负,连续两年披露净利润数据的10家消金公司中,2020年净利润总和比2019年少近10亿元,同比下降15.74%。

两家净利润超10亿,兴业消金增速第一

从净利润表现上来看,共有12家消金公司披露了数据,仅北京阳光消费金融公司出现亏损,净利润为-0.96亿元,不过阳光消费金融开业较晚,2020年8月开业。同年开业的还有小米消费金融公司,2020年5月开业,已实现盈利,净利润为0.01亿元。小米消费金融公司和北京阳光消费金融公司分列倒数一、二。

12家消金公司中,共有7家净利润破亿,其中招联消费金融和兴业消费金融净利润超10亿,分别为16.68亿元、13.5亿元;马上消费金融净利润为7.12亿元,排名第三;中银消费金融和中邮消费金融净利润分别为4.55亿元、4.02亿元,分列第四、第五。

从净利润增速上来看,2020年消金行业增速放缓,除去2020年新开业的小米消费金融和北京阳光消费金融,10家公司中共有6家净利润负增长,仅4家消金公司业绩正增长。其中兴业消金增长幅度最大,同比增长31.01%,招联消金同比增长13.78%;中邮消金同比增长15.19%;晋商消费金融同比增长3.75%。

两家营收破百亿,盛银消金增速第一达104.4%

14家公司中,共有10家公司披露了营业收入数据。

数据显示,招联消费金融为128.16亿元,排名第一;捷信消费金融排名第二,为112.32亿元,招联和捷信是两家营收破百亿的消金公司;马上消费金融营业收入为76.04亿元,排名第三;兴业消费金融和中银消费金融净利润分别为64.65亿元和43.1亿元,分列第四、第五。

从营业收入增速上来看,6家实现正增长,4家负增长。增速排名前三的公司分别为盛银消费金融、中原消费金融、晋商消费金融,增速分别为104.14%、72.87%、46.87%。

综合净利润和营业收入表现,部分消费金融公司净利润数据表现不及营业收入,几家公司还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盛银消费金融2020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04.14%,净利润同比下降33.82%;湖北消费金融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1.76%,净利润同比下降84.16%;捷信消费金融净利润为1.36亿,营业收入却超100亿。

疫情致上半年业绩整体不佳,消金行业分化加剧

营收与净利润增速放缓背后,有受疫情影响的因素,从趋势上来看,部分公司上半年整体表现不佳,下半年开始好转。

总部位于武汉的湖北消费金融,2020全年净利润大幅下降超8成,而2020上半年,湖北消费金融净利润为0.037亿元,同比下降93.4%,业内分析人士指出,上半年受新冠疫情影响,营收和净利润出现双下滑在预期范围内。

此外,海尔消费金融2020年全年实现净利润为1.23亿元,上半年净利润仅为0.38亿元;捷信消费金融全年净利润为1.36亿元,而上半年净利润为0.53亿元;中银消费金融2020年净利润为4.55亿元,上半年实现数额为1.01亿元;中邮消费金融2020年净利润为4.02亿元,其中上半年0.49亿元,下半年3.53亿元;招联消费金融全年16.63亿元的净利润中,超过65%的净利润来自下半年。

可以看到,在疫情的催化下,消金行业分化正在加剧,有公司逆势上扬,也有公司顺势下滑。

针对2020年的业绩表现,从业人士指出,随着消金评级办法的出台,消金行业正从高速发展阶段转移到高质量发展阶段,行业洗牌将加速,公司需要找到新的增长方式。

苏宁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薛洪言称,接下来的增长空间,更多地来自存量置换。一方面是个人住房贷款占比下降释放一些空间,另一方面则是GDP持续增长从分母侧释放一些空间。

随着巨头玩家的加入,未来行业马太效应会更明显,对于消费金融公司来说,避免同质化的产品和服务,提供更高水平和质量的服务,提高科技技术和内部管理能力,提升资金、风控等综合实力,才是不被洗牌出局的关键。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CXO四大公司年报盘点,黄金赛道的“狂欢”可以持续多久?

作者 节点财经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节点财经,作者 | 天天

2021年,抱团股经历深度回调,被誉为“黄金赛道”的CXO板块跌幅尤其明显。

不过,在年报季,四家实现“A+H”布局的CXO头部公司——药明康德、泰格医药、康龙化成、昭衍新药依然交上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

根据各家披露的年报显示,2020年,药明康德营收165.35亿元,同比增长28.46%;归母净利润29.60亿元,同比增长59.62%;泰格医药营收31.92亿元,同比增长13.88%;归母净利润17.50亿元,同比增长107.90%;康龙化成营收51.34亿元,同比增长36.64%,归母净利润11.72亿元,同比增长114.25%;昭衍新药营收为10.76亿元,同比增长68.27%;归母净利润3.15亿元,同比增长68.67%。

可以看出,在疫情的冲击之下,四家CXO公司依旧实现了至少10%的营收增长,60%的净利润增长。虽然药明康德无论是在体量还是规模均处于首位,领先地位难以撼动,但其他公司后劲强劲,未来行业将迎来更为激烈的竞争。

那么,四家CXO头部公司实力几何?谁具有更高的成长性?西南证券研报认为,业务布局、订单、产能、人员以及业绩是评价CXO公司的核心维度。业务布局以及订单情况决定了CXO企业的人员以及 产能的拓展速度,产能和人员的拓展速度则是企业业绩的前瞻指标。节点财经将梳理各家年报,挖掘相关数据,或将发现一些线索。

01 各家主营业务存在差异

所谓CXO,简单来讲,做的就是医药行业的外包,可以细分为研发外包的CRO业务、生产外包的CMO/CDMO业务,以及销售外包的CSO业务,其中前两块业务占据主要地位。

因此,大家均将CXO公司比喻为创新药领域的“卖水人”,它们一般具有专业化的研发团队,先进的设备和方法,可以帮助药企的新药研发少走弯路,控制风险、降低成本、加快进度。

近年来,在政策鼓励下,中国创新药潮起,无论是新药研发支出还是投融资额均高于全球平均水平。根据Frost & Sullivan数据,2020年中国医疗健康产业融资事件共767起,对应总融资额1627亿元,创历史新高。其估计,2019-2024年中国新药研发支出复合增速为17.7%,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

因此,CXO公司也顺势崛起,估值高企,股价“高高在上”。截至4月17日,药明康德市值已超3000亿元,泰格医药、康龙化成市值超1100亿元,昭衍新药市值约400亿元。

不过,这四家CXO公司主营业务存在差异化。

CXO产业链较长,包括药物发现、临床前CRO、临床CRO、小分子CMO/CDMO、大分子CMO/CDMO五块业务。药明康德前四块业务均有布局,又以药物发现及临床前CRO为重点。药物发现是医药产业链中最前端的环节,也是技术难度和经济价值最高的环节,技术壁垒在于药物发现平台的布局,药明康德在这方面的实力较强。

泰格医药临床CRO业务表现突出。临床CRO,临床试验运作是主要板块,国际多中心试验盛行,市场集中度较高,泰格医药是唯一挤进全球Top10的中国企业,市场份额为0.8%。此外,泰格医药还涉及部分临床前CRO业务。

昭衍新药主要布局临床前CRO业务。临床前CRO,安评是主要板块,认证资质与实验房面积是硬指标,昭衍新药的认证资格最为齐全。

康龙化成主要布局药物发现,以及部分小分子CMO/CDMO。无论是小分子及大分子CMO/CDMO,拼的就是产能,对企业的固定资产要求较高。药明康德分拆上市的子公司药明生物一家独大,不少公司亦在通过自建工厂或并购的方式增强实力。

02 2020年报透露哪些信号?

如今,这四家公司均已公布2020年报,能从中解读出哪些信号?

具体来看,剖析一家CXO公司,要看研发、订单与产能三方面。研发实力决定了公司承接订单的能力,而订单交付是公司的直接收入来源,订单量反映了公司的景气程度,产能代表了公司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去消化订单需求。

首先,关于研发,年报中与此相关的数据包括研发费用与研发人员数量。2020年,药明康德研发费用达到6.93亿元,同比增长17.42%,占总营收的4.19%,研发人员达到21942人,数量占比为83.08%。

泰格医药研发费用达到1.57亿元,同比增长26.28%,占总营收的4.91%,研发人员达到652人,数量占比为10.81%。康龙化成研发费用达到1.05亿元,同比增长67.56%,占总营收的2.05%,研发人员达到9615人,数量占比为87.31%。昭衍新药研发费用达到0.51亿元,同比增长27.84%,占总营收的4.74%,研发人员达到146人,数量占比为9.84%。

可以看出,康龙化成研发费用占比低于同行,但处于快速增长阶段,泰格医药、昭衍新药的研发人员数量占比偏低。

其次,关于订单,部分公司直接披露了订单量,部分公司未披露,但可以从应收账款及合同负债等数据中反映出来。

泰格医药、昭衍新药披露了订单量。2020年,泰格医药新增订单55.36亿元,同比增长30.86%,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在手订单72.60亿元,为全年营收的2.3倍。昭衍新药新增订单7亿元,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在手订单超17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超60%,为全年营收的1.6倍。

药明康德、康龙化成未披露订单量。但可以从应收账款及合同负债角度进行分析。应收账款、合同负债分别代表的是公司被下游客户占据、占据下游客户的金额。2020年,药明康德应收帐款达到36.65亿元,占总资产比例7.92%,合同负债15.81亿元,较2019年末增加6.84亿元。康龙化成应收帐款达到10.77亿元,占总资产比例9.04%,合同负债4.73亿元,较2019年末增加2.01亿元。

此外,泰格医药应收帐款达到4.91亿元,占总资产比例2.52%,合同负债4.85亿元,较2019年末增加3.45亿元。昭衍新药应收帐款达到0.89亿元,占总资产比例4.22%,合同负债5.84亿元。

对比来看,各家CXO公司合同负债均在增长,这意味着行业景气度较高。值得注意的是,泰格医药、昭衍新药应收账款相比2019年有所减少,但康龙化成、药明康德应收账款同比增加,并且,康龙化成应收帐款占总资产的比例偏高,代表该公司议价能力较弱。

最后,关于产能,这需要看各家公司的固定资产与在建工程数据,是反映其成长性的另一指标。2020年,药明康德固定资产达到57.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3.77亿元,增幅31.79%;在建工程为30.8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9.94亿元,增幅47.54%。

泰格医药固定资产3亿元,较期初余额增加0.48亿元,增幅19.08%;在建工程为0.55亿元,较期初余额增加0.33亿元,增幅145.82%,均用于进行实验室扩容,增加设备。

康龙化成固定资产达到27.2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2.37亿元,增幅9.53%;在建工程为8.21亿元,比年初余额增加6.03亿元,增幅 277.67%,宁波、绍兴等多地园区在建。

昭衍新药固定资产达到4.46亿元,比年初余额增加0.28亿元,增幅6.7%;在建工程为0.4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0.14亿元,增幅40%,苏州园区办公及实验动物楼工程、梧州生物灵长类繁育与生物资源中心项目在建。

可以看出,泰格医药、康龙化成在建工程投入加大,扩建意愿强,处于大幅扩产期。而药明康德固定资产无论是绝对值还是增幅均领先。不过,对比药明康德2019年与2020年的在建工程,多个耗资巨大的工程存在进展缓慢的情况。

03 CXO估值是否偏高?

另一个备受关注的问题是,CXO公司当下的估值是否偏高?何时回归到合理位置?

目前,昭衍新药市盈率最高,超120倍,药明康德的市盈率在110倍左右,康龙化成在100倍左右,泰格医药市盈率最低,约为70倍。

这与海外CXO企业形成了较大差异。东吴证券研报统计,海外CXO企业普遍处于30-60倍的估值区间,而中国CXO公司动辄估值在100倍以上,普遍处于70-150倍的估值区间。

海内外资本市场的估值差异,长期以来一直存在。以药明康德为例,2007年药明康德赴美上市,2015年从美股私有化退市。在这段时间内,药明康德总市值由120亿元增长至约200亿元,市盈率在10-30倍区间波动,股价表现平平。

但2018年,药明康德登陆上交所和香港联交所后,市值可谓一路高歌,2021年年初一度突破4000亿元大关,市盈率达166倍。

这个市值有多夸张?对比全球CXO龙头昆泰和美国控股实验室,其美股最新市值(截至4月17日)分别约为412亿美元(约合2687亿元)和255亿美元(约合1662亿元),均与药明康德相差甚远。但是这两家公司2020年的营收,却是药明康德的4-6倍。其年报显示,昆泰2020年营收达到114亿美元(约合743亿元),美国控股实验室营收为140亿美元(约合913亿元)。

东吴证券研报认为,当前国内CXO公司的估值水平并不高。“中国CXO正拥抱其特色的黄金时代,并且这种行业性的高景气度是可持续的”,中国CXO产业尽管起步落后于欧美至少二十年,但却享受“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处于快速成长阶段,这是资本加持下的产业趋势、行业政策与人才素质三者共振的结果。

以行业政策为例,国家鼓励创新与国际化,一方面,MAH(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实现了药品所有权与生产权的分离,另一方面,医保控费加速腾笼换鸟,医保支付中创新药所占的比重渐渐加大。与此同时,中国也是最大的原料药生产国,成本更低、产业链更稳定,这些都使得国内新药研发方兴未艾,CXO行业获得了更多的内生支持。

据Frost & Sullivan估计,2019-2024年中国新药研发支出复合增速为17.7%,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从投融资额看,2020年中国医疗健康产业融资事件共767起,对应总融资额 1627亿元,创历史新高;从国内I类化药的IND与NDA申请数量看,越来越多的国产药物进入临床和商业化阶段。东吴证券研报认为,受益于新药研发需求端的旺盛,CXO企业在未来5-10年业绩将有较高确定性。

不过,投资者仍需冷静下来。虽然业绩确定性明显,但是CXO毕竟是一个资本、人力密集型的行业。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是,中国低成本人才的红利还能持续多久?2015年之前,我国人力成本仅为欧美发达国家的40%,但如今人力成本正持续提升。恒瑞医药副总经理张连山此前在电话会议中曾透露,国内临床招募成本已不低于欧美市场。长远来看,企业的盈利能力将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中国“me-too”扎堆的创新药已然出现“内卷”,激烈的竞争环境叠加医保控费政策,资本的狂欢还能持续多久?CXO公司的订单还会像雪片一样飞来吗?

如今来看,走上国际化之路或许是这些CXO公司唯一的选择。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公司创始人史立臣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国内CXO企业众多,而药企的研发需求还没有完全爆发出来,所谓‘狼多肉少’,容易出现恶性竞争,压低价格,CXO企业的利润变薄,头部CRO/CDMO企业向国际市场拓展是必然趋势也是不得已的选择。”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广东高院发布互联网领域反不正当竞争与反垄断十大案例,百度等公司涉及其中

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今日消息,该院首次发布互联网领域反不正当竞争和反垄断十大案例。此次入选的十大案例涉及网络游戏、网络直播、搜索引擎、电子商务等互联网新兴产业,涵盖了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竞价排名、数据抓取、商业诋毁、侵害商业秘密、集体形象商品化权益保护等与互联网经济发展息息相关的内容,涉事公司包括百度、腾讯、网易等。 (第一财经)

海伦司即将赴港上市:人均50,年入8亿,90后又喝出一家上市公司

作者 资本星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资本星球

90后,喝出了中国最大的酒馆,要上市了。

日前,线下连锁酒馆海伦司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伦司”)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拟在主板挂牌上市。

招股书称,以酒馆数量计,自2018年始,海伦司在中国酒馆行业中连续保持规模最大的市场领导地位,复合年增长率为47.2%,目前已经开设了371家酒馆。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市前,海伦司仅引入过一次融资:今年2月,海伦司宣布获得了来自黑蚁资本领投、中金跟投的首次融资,分别投资3079.4万美元和201.0万美元。也就是说,不依靠融资,海伦司已经基本完成了IPO所需的成长。而这次投资也被外界认为存在突击入股之嫌。

从增长率来看,2018年-2020年,海伦司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16.9%。尽管在疫情影响下,海伦司2020年仍实现新开酒馆105家,全年收益实现44.8%的同比增长。

这样一家小酒馆究竟是如何成长起来的?本文将重点分析三个问题:

1、年轻人有多爱喝酒?

2、小酒馆是个什么生意?

3、为什么海伦司抢跑一步?

90后成喝酒大军

90后、95后年轻消费者已经成为当今酒饮市场的主力人群。

《天猫酒水线上消费数据报告》称,90后年轻消费群正逐渐成长为线上酒水消费的主要驱动力。而在线下,餐饮、酒吧作为酒水最大的两个消费场景,90后的贡献率已经达到六成。

另据《2020年轻人酒水消费洞察报告》,无论是消费人数还是人均消费水平,90、95后消费者都呈现持续增长, 95后的人均消费增速提升最快。90后人群中10%的人有每日饮酒的习惯,而在2020年上海夜间消费中,场景化酒类消费占比最高。同时,居民收入水平的提升和城镇化的扩张都使得对于夜间社交消费的需求更为日常化、大众化。

这届年轻人不仅爱喝酒,喝酒的方式也多样有趣。天猫国际《年轻人洋酒消费报告》显示,在天猫国际平台,一半以上18-29岁的年轻人群会购买不同种类的洋酒基酒,并选择最适合的进口气泡水、汤力水、功能饮料等调配来喝。

有需求就有市场,按照弗若斯特沙利文公布的统计数据来看,中国酒馆行业的总收入由2015年的人民币约844亿元增加至2019年的人民币约1179亿元,复合增长率为8.7%,且预计2020年到2025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18.8%。

图片来源:招股书

虽然市场规模已达到千亿,但是这个领域的参与者却十分分散。截至2020年末,中国约有3.5万家酒馆,其中95%以上为独立酒馆。按2020年的收入计,中国酒馆行业前五大酒馆经营者的合计市场份额占约2.2%。因此,采用连锁化经营方式的酒馆网络,尤其是进入市场时间较长的连锁酒馆网络,在市场份额方面具有突出的优势。

海伦司招股书透露,截至2020年海伦司小酒馆拥有351家店,在中国酒馆行业排名第一,市场份额达到1.1%。

目前,中国夜间消费约占总体零售额的六成,是拉动经济内需的重要抓手,且已有多地相关部门表态大力支持夜间经济发展,酒吧或许成为最大受益者之一。

可以说小酒馆的生意崛起,得益于新一代年轻消费者的成长。

90后的酒生意

酒馆业态在中国存在了近千年,这种模式最早源于唐宋时期的酒肆,区别于大型酒家的显著特点是,酒馆一般只提供酒和简单的下酒菜,如牛肉、花生、烧鸡等。

四大名著中对酒馆记载最多的是《水浒传》,无论文人书生还是绿林好汉,酒馆是他们结交朋友、抒发胸臆最好的场所之一。其中较为知名的章节如浔阳楼宋江吟反诗、武松沽饮十八碗后打虎等。

时至今日,虽然酒馆的业态发生了变化,但是“酒水+小食”的管理思路则被保留下来,而消费者在小酒馆中或三五人小聚或借酒浇愁,也是这个消费场景里的主要功能之一。

海伦司看到了这个机会,将自己的门店打造成年轻人的聚会空间、社交空间。目前其主要用户是集中在18-28岁的年轻群体,这部分用户对品牌的感知更为敏感,为了“稳住”这些消费者,酒馆需要持续刺激和更有趣味性的营销手段。

目前海伦司小酒馆在抖音上拥有56.1万粉丝,各官方账号累计粉丝超过500万人次。根据公司招股书, 海伦司酒馆的品牌知名度在所有酒馆中排名第一,有18.1%的受访者在谈到所有酒馆时会想到海伦司。

海伦司还不定期举办活动来“促活”,每当新店开业,海伦斯都会举办开业前三天免费喝酒的活动。针对大学生的兴趣爱好,举办王者荣耀星耀段位以上免费喝酒活动。新店开业时,还会在附近老店排队的人群中表示,可以报销打车费用,去新店喝酒,以此为新开的店铺引流。

此外,舒适的环境也是海伦司的特点之一,酒馆统一采取了具有东南亚和中国少数民族风格的内饰。包括桌椅、灯具和饰品,都经过专业的内部设计团队精心挑选,选取镂空木花等风格明显的饰品、木质桌椅为特色。

海伦司的选址也有门道,几乎所有店的选址都放在了大学附近。大学附近开店,一方面避免了商业圈内高昂的房租,另一方面无形之中也为海伦斯的粉丝群体加深了粘性。

不过,因为“酒水+小食”的独特经营模式,使得酒馆行业的进入门槛相对较低,不少传统餐饮企业都盯上了这门生意。

2019年,奈雪的茶就开设了三家奈雪酒屋,覆盖北京华贸中心、深圳平安金融大厦等地标性建筑。2020年3月,老乡鸡在深圳开出华南首店,这家店白天做快餐,晚上变酒馆,夜间营业时间至凌晨2点。今年1月,凑凑在北京三里屯开了首家“火锅+小酒馆”,计划用火锅+奶茶+酒馆,切全时段餐饮。4月,喜家德在深圳、大连、沈阳等城市试运行“喜家德小酒馆。

越来越多连锁餐饮品牌入局酒馆赛道后,强大的资金优势和长期积累的渠道能力,可能是海伦司未来需要面的对挑战。

为什么是海伦司?

通过以年轻消费者作为核心的目标用户定位,加上独特的“增粉”运营方式,让海伦司的营收数据保持着快速增长势头。

从招股书中能够看到,自2018年伊始,2018年-2020年,该公司的收益由人民币1.148亿元增至人民币5.648亿元,并进一步增加至人民币8.179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66.9%。

虽然2020年出现一定幅度的下滑,但这主要是由于疫情的限制使得海伦司线下门店受到关店影响,但随着疫情控制取得初步成效,相关业务将恢复强劲的复苏增长势头。2020年间,即便面临着疫情的制约,海伦司依然新开酒馆105家,其中单月收益更是由4月份的3630万元快速增长至12月的1.39亿元,全年保持44.8%的同比增长。

海伦司之所以能在几年间迅速崛起,主要是其采取“薄利多销”的性价比策略。目前酒馆所有瓶装啤酒售价均在10元以内,1664/科罗娜之类的第三方产品售价同样在10元以内,低于同行酒吧,且没有开桌费和最低消费。在售产品矩阵以自有产品为主、占比近70%。2018-2020 年,海伦司自有酒饮销售收益占总酒饮收益的比例分别为68.4%、64.2%、69.8%,毛利率分別为71.4%、75.3%、78.4%,极大提升了公司整体利润。

低价模式下公司依旧实现用户日均消费金额稳步提升,且相比于一线城市,二线、三线城市开店的成本更低。海伦司单店在二线、三线城市的日均销售额高于一线城市的。以其 2020年单店的日均销售额来看,一线城市海伦司门店为8500元,而二线城市、三线城市分别达到了 11400 元、10900元。在人均消费金额上,二线、三线城市也高于一线城市。

这也意味着,海伦司能够在支付相对降低的人力、租金成本之下,创造更高的利润。

在早期,海伦司曾以“直营+加盟”的模式来扩大规模。但加盟模式的弊端在于很难从海伦司的企业主体上,对各家门店进行标准化的统一管理,其经营效率和盈利能力,均不如直营门店。

在2018年之后,海伦司便逐渐将加盟酒馆转化为直营酒馆,目前海伦司所有的门店均为直营。

直营模式的好处在于,能够控制开店速度,以及集中管理提高利润。其招股书显示,海伦司新店从选址签约至具备开业条件仅需约2-3个月,盈亏平衡期也在不断下降——2018年、2019年分别为6个月、5个月,到了2020年,下降到了3个月。过去三年的净利率分别为9.42%、14.01%和9.26%,整体波动幅度不大。

不过,直营模式的弊端也十分明显。

由于采用直营标准化运营模式,总部统一管理选址、装修、物流采购、音乐播放等环节,新店从选址签约至开业需要2-3个月,新店长培训周期为9个月左右,所以这笔前置费用也十分庞大。2018年到2020年,海伦司的净流动负债分别为6580万元、9820万元、1.68亿元。

或许是出于资金需要,又或许是其他考虑,今年2月,海伦司宣布获得了来自黑蚁资本领投、中金跟投的首次融资,分别为3079.4万美元和201.0万美元。

随后其上市招股书便挂在了港交所的官网上。

招股书显示,公司IPO募集所得资金净额将主要用于未来三年开设新酒馆及实现扩张计划;进一步加强酒馆的人才梯队建设以优化人力资源管理体系;进一步加强酒馆的基础能力建设。

其中,公司的酒馆扩张计划主要包括在已布局地区开设更多酒馆;将酒馆网络拓展至新的地区,同时计划同时布局下沉市场。海伦司预计,2021年新开酒馆约400家,至2023年底将酒馆总数量增加至约2200家,是现在其酒馆数量的6倍。

这侧面说明,年轻人的“酒瘾”,是戒不掉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BOSS直聘:造车新势力平均月薪15367元,自动驾驶算法岗年薪可达百万

36氪获悉,据BOSS直聘数据,今年以来,特斯拉、蔚来、理想、小鹏等造车企业招聘岗位数量、求职者关注热度持续攀升。其中,自动驾驶研发、智能座舱设计、软件工程师、销售、用户运营等岗位的需求同比增幅已经超过1.8倍。造车新势力给出的平均月薪为15367元,相比去年同期上涨21.6%。一些与自动驾驶算法相关的职位,年薪达百万以上。

比亚迪公开“基于转向盘检测驾驶员健康的方法”相关专利

36氪获悉,天眼查App显示,近日,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公开一项名为“基于转向盘检测驾驶员健康的方法、装置、转向盘和车辆”的发明专利,公开号为CN112660138A,申请日期为2019年9月。专利摘要显示,本申请公开了一种基于转向盘检测驾驶员健康的方法、装置、转向盘和车辆。可以实现在驾驶途中实时检测驾驶员身体状况的目的。

北京市控烟协会对电子烟监管新规提交反馈意见,持反对态度

北京市控烟协会今日表示,协会已于日前正式提交反馈意见,对增加“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的提议持反对态度,认为国家烟草专卖局本质上是在执行烟草总公司的企业职能,不适合作为电子烟的监管单位。为此,北京市控烟协会建议,由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对电子烟进行监管。(北京日报)

中金:维持李宁跑赢行业评级,目标价升至68.98港元

中金发布研究报告,维持李宁“跑赢行业”评级,目标价升16%至68.98港元。报告称,李宁(剔除李宁Young)后首季零售额同比增长80%至90%高段,预计较2019年首季有50%至60%的增长。维持对李宁2021及2022年每股盈利预测0.92及1.18元不变,提升估值水平,对应50倍2022年市盈率,较目前股价有13.5%的上行空间。(新浪港股)

可口可乐CEO:原材料涨价,公司打算提高产品售价

据报道,可口可乐公司CEO詹姆斯•昆西19日表示,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该公司打算提高产品售价。不过,昆西没有具体说明哪些产品将涨价。该公司上次宣布提价是在2018年,当时是受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对铝加征关税的影响。(环球网)

紫光展锐推出5G新品牌“唐古拉”

36氪获悉,紫光展锐推出5G新品牌:“唐古拉”。唐古拉新品牌体系下,展锐对5G移动平台进行了新的产品规划,分为6,7,8,9 系。6系普惠大众,7系强调产品体验升级,8系主打性能先锋,9系代表前沿科技。原有的T7510则更名为展锐唐古拉T740,而T7520则更名为T770。

58同城关联公司成立科创新公司,经营范围含科技中介服务

36氪获悉,天眼查App显示,4月19日,抚州前行五八科创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2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张丹丹,经营范围数字文化创意内容应用服务;人工智能双创服务平台;物联网技术研发;人工智能应用软件开发;科技中介服务;旅游开发项目策划咨询;体验式拓展活动及策划;组织体育表演活动等。股东信息显示,该公司由湖南五八科创有限公司100%持股。

北向资金净流出4.97亿元

今日,截至A股收盘,统计数据显示北向资金合计净流出4.97亿元。其中沪股通净流入6.81亿元,深股通净流出11.78亿元。(证券时报)

A股三大指数收盘普跌,创业板指跌0.18%

36氪获悉,A股三大指数收盘普跌,沪指跌0.13%,深成指跌0.15%,创业板指跌0.18%。

吉利关联公司申请“吉利八戒”“吉利美猴王”等商标

36氪获悉,天眼查App显示,近日,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申请“吉利八戒”“吉利美猴王”“吉利霸天虎”“吉利狮子王”等商标,国际分类均为运输工具,商标状态均为“商标申请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