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shRSS

🔒
❌ 关于 FreshRSS
发现新文章,点击刷新页面。
昨天以前虎嗅

我们的南极结婚记

2021年12月6日 23:25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作者:Cecilia爱自由,图文:审稿-9、制作-小九,原文标题:《我们去南极结婚了!!!》,封面图与正文照片除标注外:均来自作者

2012年12月,哈尔滨被漫天冰雪覆盖。我和琬同学在这个玛雅人预言中的世界末日到来之前,意外地重逢,相恋。

之后6年间,我们大学毕业,离开哈尔滨,离开祖国,一起扎根到南部非洲的纳米比亚工作。

2018年12月,我们飞行30多个小时抵达阿根廷,在南美大陆的尽头,登上探险游轮——普兰修斯号,开始了我们的南极三岛结婚之旅。

游轮从乌斯怀亚出港,穿过梦境般的白色星球。在最美登陆点之一——尼克港,我和琬同学完成了这场弥足珍贵的婚礼。可爱的金图企鹅作为伴郎伴娘,茫茫雪原作为礼堂,背后冰川时不时崩塌传出隆隆巨响作为伴奏……

登船日


DAY1 普兰修斯号

登船日,心情激动又紧张,还有对未知的恐惧。

即将在上面度过20天的普兰修斯号。▾

普兰修斯号缓缓开出乌斯怀亚的港口,我们的南极三岛大冒险终于启程了,趁着手机还有网络,回复完最后一波工作消息,和爸妈报了个平安。 ▾

就像所有happen ending的故事一样,主角都首先历经磨难,在这艘驶向婚礼的游轮上,我们途中也萌生了退意。

游轮在比格尔海峡航行时十分平稳,但到了深夜突然变成了巨大的起伏和晃动,像被绑在一个不停360旋转的机器上一样,失重和超重感从四面八方袭来,永无止境。

我从睡梦中逐渐苏醒,意识到:到外海了!▾

熬到早上,探险队长提醒我们去甲板观鸟,参加今天的讲座,而我被封印到床上动不了。

以前从不晕船,但此次的航行体验是从未有过的折磨,意识清醒,头却疼得剧烈,眼睛沉重,完全睁不开。我在心里默默祈祷赶紧靠岸。想到这种状况要持续一整天,绝望到极点。

一个视频感受一下魔鬼咆哮般的风浪。▾


琬同学吐了一夜,准备边听讲座边透透气。结果看到窗外疯狂起伏的海平线的时候,他为了不吐在讲座现场,又飞奔回房间厕所里继续吐。

凡是外海航行日,走廊的栏杆上,船方都贴心地插满呕吐袋,方便随时拿。▾

1. 福克兰群岛

D2 航海日

D3 抵达福克兰群岛,登陆 Carcass Island + Saunders Island

D4 登陆 福克兰群岛首府

D5 航海日

经过一日一夜的航行,终于抵达第一站福克兰岛,船只逐渐归于平静,疯狂的摇晃告一段落。

今天上午的主题是卡科斯岛(Carcass Island)三公里徒步,饱受晕船折磨的琬同学自然是拒绝的,放话下岛后要从斯坦利港立刻飞回乌斯怀亚,还要封杀我五年内不再和我一起出去旅行等等,说好的南极结婚差点成了独自旅行。

当事琬▾

因为不参加徒步,我俩直接去徒步终点的休息室,成了第一批享用早餐的人,惭愧呀~▾

回到船上,琬同学遇到荷兰美女船医,和她倾诉完惨状后得到了救命稻草——晕船耳贴。

下午到森德尔斯岛(Saunders Island)继续徒步,风和日丽,景色很美,收割了一大波可爱的企鹅~

凤头黄眉企鹅,不同于大部分企鹅黑白的配色,他们红色眼睛和黄色尖眉毛的造型十分辣眼睛。▾

在山坡上活动时,他们喜欢双脚一起跳过尖锐的石块,灵动又可爱,所以也被称为跳岩企鹅。▾

图二,正在孵宝宝的黑眉信天翁,这里也是全程唯一看到的信天翁栖息地,非常难得一见的景观。图一让人想起阿飞正传里的“无脚鸟”。▾

海滩上散步的麦哲伦企鹅,悠哉游哉,不亦乐乎。▾

还有一些麦哲伦企鹅在山上蹦蹦跳跳,旁边躺着懒散的绵羊,看起来特别魔幻。▾

第二天一早,航行至福克兰群岛的首府斯坦利港。经过昨天的调整和晕船耳贴的神效,琬同学终于没再提要从这儿飞回乌斯怀亚的事。

这个小岛的常驻人口仅有2000多,但是商店、教堂、邮局、博物馆等等设施齐全,很像英国的某个乡下小镇。我们沿着城市的步道慢慢溜达,想到下午即将起航,无比珍惜脚踩陆地的每一秒钟。▾

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小岛,超市里竟然发现了合味道和出前一丁的方便面。▾

冲锋艇登陆点盘踞了三只海狮挡路,想起纳米比亚的海狗了。▾

2. 南乔治亚群岛

D5 航海日

D6 航海日

D7 抵达南乔治亚群岛,登陆 Salisbury Plain

D8 登陆 St Andrews Bay + 南乔治亚首府

D9 登陆 Cobbler‘s Cove + Godthul

D10 登陆 Gold Harbour

D11 航海日

福克兰群岛到南乔治亚有两天的航程,期间依然翻滚到天旋地转怀疑人生,同时船上有很多场关于南乔治亚和野生动物讲座,可惜因为晕船药的副作用,我们除了睡觉和艰难地挪到餐厅吃饭,一次也没去成。

虽然有了晕船耳贴和晕船药,之前晕船的痛苦基本消失,但取而代之的是极强的副作用——嗓子干到快要裂开,需要不停地灌水;感官变很迟钝,吃饭没胃口,每天昏昏沉沉,非常嗜睡。▾

南乔治亚群岛的第一次登陆在岛上第二大的王企鹅聚集地——Salisbury Plain, 这里生活着十几万只王企鹅,和不计其数的海狗、海象等等。

到达南乔治亚前一天的下午,要进行消毒和除尘,拿吸尘器把所有下岛时穿的外套帽子围巾等都吸上一遍,防止将外来物种的种子带到南乔治亚群岛,对当地的生态产生威胁。▾

从下冲锋艇的地方出发前往王企鹅的聚集地,要徒步将近一公里多,探险队员提前在地上插好红旗,我们沿着既定路线行动,每隔一段路就有探险队员站岗以应对可能发生的危急情况。

一路上经过泥泞的沼泽,有时候要趟过溪流,而最危险的要数随处可见的南极海狗,虽然我俩在纳米比亚时见过的南非海狗比人还多,但是这里南极的海狗看起来更加野性和不友好一些,时常咆哮着对我们冲过来,引起一阵尖叫后被探险队员拿着棍子赶走。

要知道一旦被这些凶巴巴的大家伙咬伤,不仅船上条件有限不一定能得到妥善救治危及生命,而且全船人的南极之行都将因此提前结束。每个人都是小心翼翼,对海狗们敬而远之,到了避无可避的时候求助探险队员带着慢慢前行。▾

在爬上一片草堆后,王企鹅的聚居地出现了!

密密麻麻的“猕猴桃状”企鹅宝宝此起彼伏地鸣叫着呼唤它们的父母,和纪录片中的景象一样壮观,多了难以名状的排山倒海的排泄物味道,构成了视觉+听觉+嗅觉的多重体验~

王企鹅是群居性动物,生活在亚南极区域,到了南极半岛和南极大陆是看不到的。▾

王企鹅和帝企鹅长相很容易混淆,可以看他们的颈部区分,王企鹅的颈部是较鲜艳的橘黄色,帝企鹅则是浅浅的淡黄色。而他们的宝宝就更好区分了。图三为帝企鹅和宝宝,来自:shutterstock ▾

第二天早上,广播通知今天的登陆点是St Andrews Bay,比昨天徒步的路线更长,要3-6公里,也是看王企鹅,琬同学还没睡醒,迷迷糊糊地告诉我昨天已经拍够了,今天不去了。同样没睡醒的我想到独自徒步那么久,还要继续受一路海狗的惊吓,也做了一个至今后悔的决定——继续睡觉。

按照探险队长的说法,在南极船上睡觉,不下去登陆徒步的人,睡的可能是世界上最贵的觉。后来看了资料发现,St Andrews Bay是南乔治亚最大的王企鹅聚集地,有近30万只王企鹅在这里生活,简直肠子都要悔青了。

后来采访了一些团友,说和昨天差不多,也是很多讨厌的海狗挡路,徒步累得要命,王企鹅比昨天多一些。悔恨感略微减轻。▾

下午到了南乔治亚的首府古利德维肯,这里有岛上唯一允许游客参观的废弃捕鲸站,捕鲸人教堂,著名的英国探险家沙克尔顿1922年因心脏病去世后也长眠于此。

沙克尔顿墓。难以想象当年他是以怎样的毅力和智慧在如此极寒之地绝处逢生。▾

捕鲸人教堂也是唯一可以官方在南极区域举办婚礼的教堂,原本下载了一些申请表,后来还是放弃了在这申请结婚的念头,一是手续比较复杂麻烦,二是之前咨询,船方考虑到登陆点不确定性很大,不保证能在这里登陆。不过在教堂门口合个影感觉也不错。▾

第三天的登陆,探险队长给了几个不同长度的徒步选项,2公里、4公里、和6公里。

此时我们已经开始怀疑参加的到底是野外体力训练营还是度假游,可能老外都太喜欢大自然了吧,对我们两个上班狗来说,每天疯狂的徒步真是有点吃不消。▾

果断选了最短的,也是很艰难的爬山,在山顶看到了一小群一小群的金图企鹅家庭。▾

第四天离开前,起个大早凌晨4点钟到达最后一个登陆地——金港(Gold Harbour),这里是整个南乔治亚我最喜欢的登陆点,整个海滩上布满了象海豹、王企鹅、金图企鹅,可以超近距离接触和观察他们的活动。

象海豹的宝宝们实在太可爱了,一点也不怕人,一边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我一边使劲往我身上蹭,开始还有点担心安全,探险队员说没事不危险,看到她怀了也抱着一个我就放心多了。▾

成年的象海豹不仅颜值断崖式下跌,还凶猛异常,经常互相不对付就怒吼着开始“甩头”掐架,火药味十足。(图一是水汪汪的象海豹宝宝!)▾

3. 阿根廷科考站

D11 航海日

D12 抵达 South Orekey Island,参观阿根廷科考站

D13 航海日

D14 抵达南极半岛

离开南乔治亚去往南极半岛的途中,意外多出一个经停点——南奥克尼岛上(South Orekey Island)的阿根廷科考站,原来船上还有运送给科考站的物资,可以顺便下船参观科考站。

阿根廷的Orcadas科考站是南极大陆最古老的一个科考站,1903年由苏格兰人建成,结果英国政府不感兴趣,于是1年后又卖给了阿根廷政府。现在这里生活着18个阿根廷军方科考队员和他们的生活保障人员。▾

这个经停点设置特别科学,长达三天半的航程中间有了下船停留处,让我感觉没那么难熬了。

科考站工作人员非常热情地给我们讲解他们的日常工作,结束后又邀请我们去基地小屋喝咖啡。▾

4. 南极半岛 

D13 航海日

D14 抵达南极半岛,船上观鲸,登陆布朗断崖

D15 登陆 Half Moon Island,极地冰泳

D16 登陆 Neko Habour,举行婚礼仪式

航行到南极半岛后,景色发生很大的变化,到处是蓝得醉人的冰山和平静的海面, 终于见到了想象中世界尽头的冷酷仙境的模样。

第一个登陆点原本是Paulet岛,由于风浪太大,探险队员无法将冲锋艇安全放下去,登陆不得不取消。大家反正已经穿好了厚厚的探险服,干脆呆在甲板上,欣赏壮丽的景色。▾

许多阿德利企鹅围在船边在海浪中游泳和戏水,接着远处出现了座头鲸,船长为了让我们更好的观察和拍摄,停船了近一个小时。▾


总共看到了七只座头鲸,鲸鱼呼气时喷出水雾,潜水时炫耀它们的鳍和尾巴,又从容优雅地在海中游弋,是进入南极半岛区域后最难忘的观鲸体验。▾

下午抵达布朗断崖。

乘坐冲锋艇登陆的途中,经过一块蓝色的深不见底的海上浮冰,成群的阿德利企鹅在上面玩耍和跳水。▾

和可爱的阿德利企鹅们共度了一整个下午,看着勤劳的企鹅父母们排着长队下海捕食,上岸的企鹅开始给自己的宝宝们喂食▾

岸边垒窝的企鹅爸爸竟然为了争一颗石块大打出手,还有些贼头贼脑的企鹅爸爸想着不劳而获从别人垒好的窝里夹起石块放入自己窝里,精彩的企鹅届人间万象让人忍俊不禁。▾

布朗断崖另一边可以在海滩边徒步,观察冰川的形态和美丽的风景。▾

上船前,探险队员指给我们看地上一大块在冲锋艇上打捞到的万年黑冰。

其实冰本身是透明无色的,但是因为在海中经历数万年的挤压后散射的光线很少,所以在海里看起来是黑色的,而且颜色越深年纪越大。▾

拿万年黑冰配雪碧,不知道喝了会有什么样的神奇反应?▾

黑冰质地坚硬,融化很慢,除了兑雪碧和当冰块嚼,还留了一小块化成水带回国,放在密封罐子里,这也是我们从南极唯一可以带回来留作纪念的物件了。▾

之后整个晚上都在向南设得兰群岛航行,早上登陆半月岛,这里有帽带企鹅的筑巢地点。

帽带企鹅,长相很可爱,黑色的一圈,像帽带又像卡通笑脸,喜感十足。▾

徒步的山上和路边雪地里分布着很多企鹅高速公路,他们会顺着这些路径快速行走,探险队员嘱咐我们千万不能碰或者踩到,不然企鹅们可能会迷路回不了家。▾

回船前,有一部分勇敢的船友去挑战了极地冰泳,他们说,下去的一瞬间感觉腿没了、手没了、浑身都要失去知觉。佩服这份勇气~▾


5. 尼克港 

D15 抵达南设得兰群岛,登陆 Half Moon Island

D16 登陆 Neko Habour,举行婚礼仪式  

D17 航海日

探险队长专门为我们选择了此次半岛行程中最美的登陆点尼克港(Neko Harbour)

船友们得知我们的婚礼计划后,给到的支持超级让人感动。新加坡一家中的爸爸客串我们的婚礼主持,晚上专门写了一长段祝词,一位中国台湾的艺术家姐姐看到我没有带新娘捧花,主动提出晚上用她带的十几条围巾帮我编成捧花,还有一位西班牙摄影师也答应明天帮我们拍照记录下这个特殊的时刻。

婚礼前一夜无眠,比起兴奋更多的是紧张和不安,毕竟南极旅行中天气决定一切,所有安排都可能因为恶劣天气而改变。第二天早上听到探险队长广播中说目测浮冰很多,不一定能顺利登陆的时候,心里一咯噔。

万幸,大概20分钟后,再次听到他兴奋的声音说,找到合适的登陆点,可以开始登陆了!

穿着婚纱的我,最后一个走出船舱,在大家的惊呼和祝福中等待其他人全部登陆完,探险队员单独开了一只冲锋艇,掉头回来载我们去登陆,顺便做了一个海上婚礼巡游,然后到岸上在纯白的冰雪世界和金图企鹅的陪伴下举行婚礼仪式。

穿过浮冰区,参加婚礼的十多名船友已经在岸边等着我们,因为厚厚的探险裤外套着婚纱行动不便,没办法爬到队长为我选的山顶能够俯瞰整个尼克湾的位置,于是选择了登陆点旁边不远处,就近开始。

在新加坡爸爸的主持下,交换戒指,亲吻新娘,大家以雪花代替鲜花洒向我们表示祝福,一切发生得太快,还没感觉到极地寒冷就已经结束了~

晚餐时分,餐厅经理突然宣布大家全体安静一下,原本以为是有什么要通知,没想到竟然是宣布我和琬同学今天在南极结婚了,探险队长走出来和我们拥抱庆祝,餐厅的工作人员拿出一个写着Congratrulations的冰淇淋蛋糕和一瓶香槟,在众人的祝贺中打开倒给我们。

南极结婚之行,收获了这么多来自原本是陌生人的热情帮助和祝福,是意料之外最珍贵的结婚礼物。

参加我们婚礼的可爱的船友们大合影~▾

6. 返航

D17 上午冲锋艇 Melchior Islands巡游,中午返航

D18 航海日,穿越德雷克海峡

D19 航海日,傍晚抵达乌斯怀亚

DAY20 下船

气象预测德雷克海峡将一场巨大的风暴来临,船长决定提前返航。

船刚刚启程不久,翻滚越来越剧烈,整个房间里面都是柜子里面的物件互相碰撞发出的巨大噪音,我们准备躺尸两天迎接德雷克的噩梦考验,可是没多久最疯狂剧烈的翻滚就结束了,恢复到了之前外海航行的正常颠簸水平,不知道是不是神勇的船长带着我们提前驶出风暴区。“德雷克也不过如此嘛!”

第二天下午,我们已经驶进了比格尔海峡,完美避过魔鬼德雷克海峡真正的狂风暴浪。看着乌斯怀亚的雪山和城市逐渐向我们靠近,心情如同出发时那样激动!经历了近20天航行的折磨,此时的每个瞬间都幸福得有些不真实。

一张渣像素图纪念琬同学下船的那一刻有多激动。▾

到了下船的时候,依依不舍地和船友、探险队员、船上的工作人员拥抱、告别,百年修得同船渡,这样的缘分和独特的共同经历拉近了大家的距离,相互倍感亲切。

和探险队员Jerry一起最后吃了顿乌斯怀亚的帝王蟹,他还要继续上后面的船期,琬同学十分佩服。探险队员的工作对英文能力、体力水平、专业知识要求都很高,Jerry是南北极中国探险队员中的佼佼者,太优秀了!

To be continued...... 

我和琬同学,从怦然心动到决定携手走完一生,好像是个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过程,没有太多的跌宕起伏,或者华丽桥段,更多是平凡生活中的小幸福,是每一天互相陪伴,一起度过难关、分享美好的时刻,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去年冬天,在疫情阴云的笼罩下,每天足不出户,最终才完成了这篇迟到的记录,晕船的苦涩和船上的争吵已经模糊,整理照片时,无数惊艳风景和野生动物奇观一一再现,旅途中相遇的可爱可敬的朋友仿佛从未走远......

期待有一天我们还能再回到那片纯净之地,期待疫情早日结束,乌云背后的silver lining快点出现。

最后放一个琬同学记录的南极三岛▾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作者:Cecilia爱自由,图文:审稿-9、制作-小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