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shRSS

🔒
❌ 关于 FreshRSS
发现新文章,点击刷新页面。
昨天以前首页

低度酒市场酣战正浓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互联网那些事(ID:hlw0823),作者:永遇乐

当代年轻人消费具有迷思。

刚在单位聚餐上为拒绝领导的一杯白酒而花式道歉,转头就去蓝蛙点了一杯Mojito。

CBN Data《2020年轻人群酒水消费报告》显示,在2020年酒水消费市场中,90后、95后是唯一消费占比提升的人群,而低度酒则成为“年轻人喝的第一口酒”。

有明显数据说明,以茅台为代表的传统白酒正在失去年轻人市场,但日益增长的低度酒却暗示出一个吊诡的现实:当代年轻人不是不爱喝酒,而是不再像以前那样喝酒。

据京东数据,2021年“618”期间,白酒品类中新锐品牌成交额同比增长20倍。其中,果酒品牌JOJO成交额环比增长30倍;奥兰成交额同比增长200%;梅见成交额同比增长8倍;白酒品牌观云成交额同比增长20倍;雪花马尔斯绿成交额同比增长137倍。

在酒饮品牌上,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至今已经有23家低度酒品牌获得了总计30次以上的融资,至少10家企业获得超千万元级融资,其中冰青、贝瑞甜心等已完成3轮融资。直到2020年末,低度酒行业总融资规模高达近10亿元。

一个明显的信号是,现在大部分酒饮市场的投资人,目光都在低度酒的赛道里。

今年以来,轻饮酒成为当代年轻人钟爱的饮酒状态,其中,超过59%的人喜欢朦胧、慵懒的微醺状态,这就导致低度酒在酒饮市场占比超过八成。

可见,作为酒饮市场新消费品的低度酒,早已在酒饮市场铺开了新赛道。

不过,即便在低度酒赢得“开门红”的当下,行业背后存在的问题仍然乏善可陈。

一、低度酒的“微醺”争霸时代

早在2013年,RIO鸡尾酒通过伏加特调和果汁,正式打响低度酒在酒饮市场的第一枪。对于当时逐渐出现低温的市场,鸡尾酒不但成功冲刷了酒品新效应,还成为了当下能够媲美茅台营收的第一新品类酒品。

2013年,RIO鸡尾酒在市场的占有率超过40%,年营收也达到1.86亿元。2014年,又以9.87亿元营收成为行业第一。

然而,果酒的成功都被老酒企看在了眼里。

2020年9月,百威旗下预调酒品牌Mike’s进入中国,并发布了嗨柠鸡尾酒与主打0糖0脂的裸气泡酒两款产品。

众多国内公司也瞄准了这一市场。

2014年,五粮液推出德古拉中式预调酒,10月,水井坊设立预调酒鸡尾酒子公司,茅台2015年开始从原材料端切入果酒研发,在黔东南高原山地打造蓝莓产业链,推出果酒品牌“悠蜜”。白酒企业筹谋良久,与此同时小众精酿啤酒品牌也加入战事,熊猫精酿推出Chill苏打酒产品。

甚至,饮料公司也跨界加入战局。果汁大佬汇源推出果味鸡尾酒产品“真炫”;农夫山泉发布了国内第一款米酒+气泡瓶装饮料新品TOT气泡饮,酒精度0.5%。

竞争虽然激烈,但RIO鸡尾酒仍然占据上风。

同年,RIO鸡尾酒上半年营收16.17亿元,市占率超过60%,拔得头筹。但好景不长,RIO也存在弱点,那就是缺乏有销售经验的团队。

为了得到更大的推广力度,RIO临时组建销售团队,学习饮料的销售模式,快速进行渠道扩张,但缺乏运营经验,下线城市消费力仍未达到。于是2016年,RIO鸡尾酒实现收入8.13亿元,同比下降63.26%,出货量在711.9万箱,同比下降61.28%;净利润亏损-1.47亿元。

每个新品牌的断面上,都存在一大堆机遇。而RIO的受挫,引来了泸州老窖的入场,2016年泸州老窖结合其自身品牌调性诞生了一个全新的酒品类,一款针对女性朋友22度水蜜桃口感的利口的桃花醉酒。

2017年,凭借当时火爆一时的《欢乐颂2》场景植入,通过大量粉丝群体,直接引爆桃花醉热销。根据泸州老窖财报显示,2017上半年,桃花醉实现营收51.16亿元,同比增长19.41%;净利润14.67亿元,同比增长32.73%。

不过,即使泸州老窖卖断了货,却远远止不住低度酒行业在2017年的整体下滑。
数据来源:Euromonitor,招商证券

数据来源:Euromonitor,招商证券

为什么低度酒经历了持续上扬之后,2014年以后出现断崖式下滑?

其一,消费者对拥有潮流性质的鸡尾酒认知不深。RIO作为领头羊渠道库存高,由于快速的铺货,后续并没有跟上渠道管理和消费者培育,于是随着尝鲜式消费热潮褪去后,市场消化速度并没有达到RIO的预期,RIO的营收下降,便成为了行业出现断崖式下滑的归因之一。

其二,一二线城市靠广告和潮流感带来的尝鲜顾客结束了购买了以后,复购率较低,产品销售速度也开始下降。

自此,低度酒的第一战,以市场渠道管理以及RIO营收的断崖式下滑告终。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华金证券研究所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华金证券研究所

经过低度酒的出师不利,我们会想当然的认为,历经短短四年,在营销策略上栽了大跟头的低度酒,想要重振旗鼓必须要经过较长的时间来恢复。但我们却往往容易忽略了一级市场存在的原理。

2017年10月赋比兴成立,并推出梅酒,紧接着2019年江小白推出12-14度“梅见”、贝瑞甜心推出8-10度“水果酒”、醉鹅娘推出8度“果酒”,与此同时,投资人的目光也聚焦到了低度酒里。短时间内大批果酒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市场,借助资本开始跑马圈地。

2020年,酒饮市场重新打开,低度酒进入2.0时代。

然而,时间来到了2021年,低度酒仍然未能出现真正头部赢家,这难道真的是时代无法造就低度酒帝国吗?

二、众星追“酒”背后的供应链管理

据新博弈不完全统计,2016年至今,低度酒赛道已经完成30轮融资,其中21次发生在2020年以后。

显然,投资人的入场给低度酒加了一把旺火。

2021年第一季度天猫、淘宝销售渠道上,2449家酒类品牌销售额增速100%及以上,其中低度酒品牌多达1415家,占比57.8%,远超白酒、啤酒销售额。

对此,有观点认为,新兴品牌最重要的工作是铺货,尤其是饮酒场景频繁的生活娱乐渠道,这是最好的营销推广手段,也是此次低度酒获得高额营收的原因所在。

从低度酒发展史上看,我们却并不完全认同。虽然线下场景营销在前期确实容易获取高额营收,但在低度酒企大刀阔斧进入消费者视野的背后,我们看见的更多是同质化产品生产线。

在老酒企的江湖观念里,没有供应链就等于没有市场话语权,于是供应链就成为了老酒企必争之地。

但现如今恰巧相反的是,新消费品低度酒大部分选择贴牌生产。例如:贝瑞甜心、十点一刻、醉鹅娘以及赋比兴等品牌。

那么,对于铺厂才可以去同质化的酒饮行业,大部分低度酒品牌为何偏偏采用OEM模式(代工厂)生产?

透过现象看本质,铺厂的背后是技术成本、建厂成本、人工成本以及时间成本。众所周知,在缺乏资金的新兴品牌面前,铺厂与渠道不可兼得。

然而渠道相较于铺厂,行业门槛低,品牌可以把大量的费用用于渠道,赢取市渗率。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酒水领域,线上营销的销量与传统的经销商渠道相比,是4%与96%的巨大差距,如果只盯着4%的线上渠道,那将是本末倒置。对于酒饮行业而言,抛开ODM、ODM(代工生产),场景消费才是关键,于是低度酒品牌开始重金鏖战线下渠道。

就低度酒品牌而言,拥有渠道优势就意味着低库存率,这一点在目前饮料市场产能过剩的情况下,尤为重要。

然而,普遍低度酒品牌采用OEM、ODM代工模式,也在考验着消费端的购买力与新鲜度。

无论采用OEM、ODM代工模式,或是与酒厂合作新的生产线,都将导致其大部分利润,都在冗长的销售渠道被分食,到用户手中时,基本都要翻倍加价。其次,代加工不但拉低低度酒的行业准入门槛,还会加速市场产品的同质化。

据京东超市发布的《2021食品行业消费趋势报告》显示,过去一年低度酒在社交媒体中的讨论声量翻了3倍,消费者关注酒水产品的口味和利口感更甚以往。

可见,在千篇一律的产品面前,低度酒在消费者看来,新鲜度将继续降低。换句话来说,在同质化泥潭中不能自拔的低度酒,被消费者丢弃只是时间问题。

三、低度酒赛道的后半场

2020年天猫发布的年货节数据显示,配制酒、果酒订单数同比去年上涨近120%;根据天猫新品创新中心《2020果酒创新趋势报告》,截至2020年11月,梅酒增长90%,预调鸡尾酒与果酒增长50%。

事实上,是否自建优质产品供应链,是个动态的答案,低度酒是个目前处于较早期的发展阶段,资本、消费者都应拉长时间维度。

但可以大胆预言,参考当下建厂、布局原材料的低度酒品牌,如梅见、悠蜜等,有极大可能成为低度酒后半场的玩家。理由很简单,作为梅见、悠蜜的东家都是江小白和茅台比任何酒企都希望能够快速去单一化。

那么低度酒赛道的新玩家呢?

根据峰瑞资本分析,中国大多数酒类的税是10%左右,白酒实际税率介于8%-16%,啤酒是4%-9%,包含预调酒、配制酒在内的很多低度酒都按“其他酒”来征税,税率约为10%。

显然,作为酒饮市场的新玩家,低度酒没有税率优势。

另外,就酒水行业而言,并不是所有品牌都统一规划长远发展,亦或者说,市场的规模是定量的,寡头林立、五五开的局面存在的可能性往往较低。

那么,一旦头部品牌形成之后,失去供应链优势但拥有完整渠道体系的品牌通常唯二的选择是转型或买壳。

从日本和美国预调酒市场发展情况,看国内低度酒后半场发展。

据方正证券研究所分析,按照日本和美国来测算我国RTD(即饮饮品)行业空间的下限。

在品牌走红的路径上,也能看到中日两国相似的逻辑。在日本,低度果味的预调酒Chu-Hi打开了日本女性的消费市场。如果仅发展3度的女性饮酒,参照日本市场目前3815万箱的规模,未来我国人均消费量发展到日本的一半,则对应250亿市场规模。

参照美国市场,假设我国RTD行业销量能够达到啤酒销量的5%,即3765万千升*5%,对应目前9.5万千升的酒水市场,20倍市场空间,对应400亿市场规模。

参照海外市场的发展规律,得以窥见,国内RTD行业下半场的成长空间主要来自于四个方面:渗透率提升,消费场景扩张(通过不同需要对应不同场景,匹配好渠道和产品);消费群体的延伸(从女性群体到男性群体);渠道下沉(消费水平提高,三四线城市存在消费需求);渠道分层(电商作为主要销售渠道,降低市场教育成本,品牌复购率提高)。

当然,实事求是的说,品牌壁垒也将会是低度酒玩家在下半场中,分毫必争之“地”。在各行各业,加速消费者从心理上对品牌形成认知是最必不可少的。

综上,任何新生赛道都无法避免破茧、涅槃、博弈、重生或陨落,从良莠不分到泾渭分明,都只是时间的问题。

那为什么年轻人更爱低度酒呢?答案很简单:与酒局无关,饮用后令人纯粹的快乐。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土巴兔从未走出深水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互联网的那些事儿

土巴兔仿佛进入水逆期,寻求上市也是在赶走阴霾。

2020年12月31日,土巴兔在深圳证监局进行了辅导备案,目前已经与中金公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为上市冲刺。

2018年是家装行业备受关注的一年,两大家装巨头齐家网和土巴兔齐齐冲刺IPO,但是前者成功上市,后者败兴而归。

从融资情况来看,从2007年到2018年,齐家网完成了六轮的融资,2018年融资金额达到11.74亿港元。家装行业是一个烧钱的行业,背后没有资本扶持,那么寻求上市或是最好的选择。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土巴兔自2008年成立至今仅有三轮融资,三次融资中,经纬中国和红杉资本多次领投,2015年58同城参与融资。但是此后也再无资本支持。包括同处家装前列,后进场的爱空间,同样融资到2018年戛然而止,那么家装行业是齐坐冷板凳了吗?

疫情以来,是本地生活赛道最为火爆的两年,资本在其中打得火热。而且随着一系列政策的出台,购房条件加码,间接导致房地产行业的不景气,和房地产直接相关的家装行业同样受到影响。

除了这个外在因素,土巴兔在两年多的沉默中并未取得突出的成绩,能否上市还是未知数。那么具体来看,土巴兔今年二次上市,成功率能有多大?土巴兔在上市失败后又有何自救行为?土巴兔未来将如何寻求发展?本文将针对这些问题一一作出解答。

二次上市的土巴兔能成功吗?

若土巴兔破釜沉舟成功上市,或许能摆脱目前资金困难的窘境,但选择今年上市,太难!

资金紧缺困扰土巴兔多年,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它的发展。据业内人士分析,从2015年至今的巨大亏损缺口是它上市失败的主因。

在2015年-2018年的上半年,土巴兔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78.72%,276.66%、318.84%和356.62%。

而从2015年到2018年上半年仍旧支出总计2亿多的广告费,可以说土巴兔烧钱给自己制造了困局,在受到了资本的质疑之后,土巴兔有减少自己的营销支出,但是资金的缺口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补足的。

屋漏偏逢连夜雨,疫情的黑天鹅到来,加上先前土巴兔近20名高管离职,土巴兔难上加难。但是作为家装行业偏设计的大企业,并且前期高额的引流效果,还是起到一定的作用。

在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9Q4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中,互联网家装APP平均MAU份额中,土巴兔装修占到83.3%,而包括齐家网在内的平台均没有超过10%,土巴兔遥遥领先。

在TalkingData发布的《用户行为变迁行业垂直深耕-疫情下的2020年移动互联网报告》,根据调研数据显示,在对互联网家装人群装修APP的使用倾向中,土巴兔位于第一。用户占比达到23.6%,而齐家网是13.8%。

由此可见,土巴兔虽然在营收上并未有很好的盈利,但是从用户数量的角度出发,或许辅以大数据支持,将能够展示更多的可能性。

针对用户数量和用户人群,今年土巴兔对品牌进行了升级,从年轻人的看点出发,结合当下的流行文化语境,采用沙雕视频与用户沟通,揭露行业用户权益难保障、施工不合格、用材质量差等痛点,顺势推出自己的卖点,用低获客成本增加流量。

在流量积攒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对于整体业务,或许会带来爆发式的增长。参考社区的生意法门,用户是企业最宝贵的财富。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若是土巴兔在今年寻求上市,结果尚不可知。

在整个行业景气的大环境下,同时也是在考验资本对家装行业的要求,是否会放低。但是从整个家装行业2018年后的融资情况来看,资本对投资家装较为谨慎。

土巴兔谋求自救却问题频发

在经历了上市失败之后,土巴兔在谋求生存的同时,也在寻找自救的不二法门,主要的操作手段体现在对B端和C端的扶持和品牌升级上。

在对B 端和C端的扶持上,第一点是引流,土巴兔在6月1日,宣布启动品牌营销计划-“家合计划”,此举借鉴天猫和京东的营销手段,由品牌方和平台方共同投放宣传,通过多种形式的宣传方式,进而对B端的商户达到引流的效果。

第二点是利用平台本身的优势服务对B端和C端进行扶持,土巴兔相对B端的优势在于图满意和设计本等平台,能够给到B端满意的设计风格图纸,而对于C端,还有先装修后支付和第三方质检等服务,以便给到他们更多的保障,从而提高土巴兔的口碑。

另外土巴兔也在不断探索建立完善的供应链体系,商业闭环是企业逐渐做大共同的追求,实现商业闭环的同时,也能够减少流量的外流,具有积极的作用。

5月24日,土巴兔与北新建材达成合作,以完善供应链为主要目标,其实早在2019年,土巴兔已经在暗中发力,尤其是S2B和S2B2C业务。

在整合供应链的过程中,若是对平台监管不利,仍然很容易出现问题,直接将平台置于火上炙烤。

近期,有用户投诉入驻土巴兔的装修公司倒闭导致装修烂尾,在竣工日,只完成了水电工程,也就是说花了13万多在水电工程上,土巴兔平台仅退回3万元。在此事件中,对于发生的问题,土巴兔说是因为业主与装修公司另外交易的主材款未通过平台,平台无法监管。

那么问题来了,平台对于此类事件也只能表示无能为力,尽管在2012年已经推出“先装修后支付”的装修保障服务,但是似乎不能解除业主对装修业务的担心。

其实“先装修后支付”比起传统的家装模式,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对装企的制约作用,但是像不经过平台的款项就很难保证了。黑猫投诉上的事件多达104起,包括电话推销骚扰、装修售后一拖再拖等问题。土巴兔对于多方的维系,以及平台管理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间。

土巴兔用技术打造核心壁垒

如今,家装行业仍是万亿市场的蓝海,根据中国装饰行业协会数据表示,2015年-2019年,我国家装行业市场规模持续增长,在2020年有小幅的下降,略高于2018年。前瞻预计,2021年家装行业将迎来大幅增长,在2025年互联网家装更是有望达到8880.9亿元。

据亿欧智库测算,目前我国家装行业市场规模达到3.54万亿。但是行业领先企业所占份额并不高,基于家装行业低频和壁垒决定了现有的家装企业很难做大,外面的其它行业巨头也难以跨界成功。

中国建筑装饰行业首家上市公司金螳螂,线下业务发展困难重重,2019年关店38家。

同样“执迷不悟”的企业还有国美,据天眼查,在2017年,国美参与了家装平台“爱空间”的C轮融资,融资金额达到2.16亿元人民币,表现了进军家装行业的野心。

​在外界看来,家装行业便是有着诱人奶香的蛋糕,总会有人前仆后继参与进来。而土巴兔要加大与竞争者的距离,还要从行业的痛点出发,扩大行业的信息流,吸引优质的装企公司入驻,提高成单率等。

而这些都要基于技术下的大数据打造,就土巴兔创始人兼CEO王国彬说,未来土巴兔会在流量更精准的匹配上下功夫,进一步降低装企的获客成本。那么大数据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土巴兔在对未来的愿景中,也表示了技术的重视,将凭借平台强大的大数据、AI人工智能、SaaS系统等技术,来丰富用户和装企的画像,智能化推荐,将B端和C端精准匹配。其实,原本打算将上市融资的资金用来技术开发和引流,后来被搁浅。

如今的土巴兔内忧外患,不仅有资金短缺的致命点,另有齐家网、跨界企业和略小的家装企业在追赶,技术或是唯一的壁垒。但是平台服务管理依旧是土巴兔的弱项,若是不加以重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本文首发钛媒体APP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摩尔庄园的“最终幻想”

文 | 互联网的那些事儿

摩尔庄园一上线便站上了微博热搜。

停更七年之久的《摩尔庄园》于2021年6月1日官宣重启,开服仅8小时下载量即突破600万,在线人数突破100万,同时还不断在朋友圈、微博刷屏,光是微博热搜都上了数次。

根据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摩尔庄园》已在App Store免费榜连续7天霸榜第一,力压腾讯的《王者荣耀》,并且将此前一直霸占前三位的视频平台甩在后方。

《摩尔庄园》的强势加入,让不少业内人士捏了一把汗,尤其是在当下网游市场头部效益凸显,变化快速的时代,蛋糕已经被头部企业瓜分干净的状况下,摩尔庄园是否能够开启新赛道,也是颇具争议。

根据天眼查显示,《摩尔庄园》由淘米网络开发、雷霆游戏发行,而雷霆游戏则属于游戏上市公司吉比特旗下。

《摩尔庄园》是由社区养成类网页游戏,于2008年4月28日发布,当时主要面向当时95-00后儿童用户,2009年底注册用户数达到5000万。在当时,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据。

13年后的今天,在互联网全面赋能科技的时代,《摩尔庄园》手游以现实生活中的城市为背景,在保留页游经典的同时,又加入了全新的社交元素,并且采用全新的3D形式重新呈现在用户面前,企图使用3D给用户带来不一样的视觉体验。

然而,时过境迁,“消失”了整整七年再次重新上线的《摩尔庄园》,不禁令人发问,利用情怀真的可以塑造休闲手游的新赛道吗?手游红海下《摩尔庄园》仍然具备优势吗?用户真的会长期为情怀买单吗?

IP回归:换汤不换药

《摩尔庄园》从2021年6月1日正式推向市场,到用户挤爆服务器,再到用户玩梗上微博热搜,《摩尔庄园》上线就获得了诸多老玩家的青睐。

从游戏本身来看,《摩尔庄园》仍然保留的4399式的小游戏大合集的玩法,以及由服务器卡顿引发的众多话题,成为了《摩尔庄园》火速出圈的重要归因。

在赚足了话题的背后,我们探究到,《摩尔庄园》在计划推向市场前,便以怀旧的主旋律在微博官方账号上打足了广告。

另外,根据网上公开信息,截止2020年,《摩尔庄园》全平台预约用户数超过750万,其中App store预约用户数超过120万。同时《摩尔庄园》手游还获评2020年vivo开发者大会“最受期待游戏”、华为应用市场“最受期待新游”及oppo拾趣奖。

然而,当下拉起的怀旧情怀,就真的让《摩尔庄园》上线即巅峰。

据七麦数据显示,《摩尔庄园》手游在IOS端免费总榜从5月30日(预注册)到6月8日一直位于第一名,其IOS畅销总榜在6月1日至6月3日稳定在第三名。

上线七日,与摩尔庄园相关的微博讨论数已经突破52.3万,累积阅读量超过8.4亿。
数据来源:七麦数据

数据来源:七麦数据

同样的,《摩尔庄园》的火热也带动了吉比特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

在游戏上线首日,吉比特的股价大涨8.73%,随后不断上涨,6月4日更收涨停。至此,吉比特的股价一周暴涨近25%,最新股价为579.11元/股,市值暴涨超104亿达416亿元。

借着老IP的热风,吉比特在2021年的营收额上将更为亮眼。

根据财通证券研究所数据显示,《摩尔庄园》网页游戏在当时的目标用户画像为8~19岁青少年,这部分用户目前已具备较强的消费能力。
数据来源:财通证券研究所

数据来源:财通证券研究所

在我们看来,《摩尔庄园》一飞冲天,更多的是产品抓住了市场,在休闲手游市场仍然存在发展空间,然而能否继续引发更多用户的喜爱,还需要相关公司的专业化完善以及持续创新,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同样得益于90后消费水平增高的《摩尔庄园》,在经典IP回归的热情消逝后。玩家依然无可避免偏向于手游后续的持续创新。何况在手游市场竞争内卷的环境下,想要得到资本入场,不免要提高自身的团队技术以及专业化。

而这对其服务器的优化是极大的考验,《摩尔庄园》是否能承受呢?

获取Z时代玩家成为难题

如果单从《摩尔庄园》的用户下载量以及吉比特近日的股价走势来看,确实可以体现出《摩尔庄园》上线以来的种种亮点。但在其优异数据背后,令人费解的是,BUG的频发则更是令人担忧。

首先,《摩尔庄园》在产品质量提升上已经失去了先机。

重启之初,《摩尔庄园》就主打3D画面市场,上线时间不到5天,众多用户在微博开始调侃网页卡顿、bug频现以及游戏背景仍然存在2D效果等问题。

在3D效果方面,雷亚公司旗下的《聚爆》游戏画面堪称极致,超强视觉冲击。故事背景是二十二世纪的科幻题材,人类家园被外星人侵略,人类战士誓死夺回家园。战斗特效炫酷也极具真实,操作流畅打击感强。

也正因为如此,比较《摩尔庄园》手游,系统状况也成为玩家不满意的地方。

其次是聚焦年轻受众难度加大。

在受众上,根据百度指数显示,5月1日至5月31日,搜索《摩尔庄园》关键词的人群中,66.43%处于20-29岁,19岁及以下的人群占比为25.16%。这意味着,《摩尔庄园》作为一款适合低龄玩家的游戏,手游上线初期对青少年的吸引力却并不强。

相反,自由度越高、结局的可协商性越强、奖励与刺激清晰的游戏,反而使Z世代玩家在游戏过程中获得更多的乐趣。

根据财通证券研究所产品流水收入占比数据显示,Z世代是手游行业的主流人群,其中MOBA(多人在线战斗竞技场)类游戏占比为15.28%,MMORPG(多人在线角色扮演)类游戏占比为19.48%。

在越来越多的选择面前,《摩尔庄园》的目标受众,12岁年龄段以上的青少年的喜好也在发生改变,休闲类手游不再是首选。玩家的注意力似乎在刺激的游戏体验中会持续得更长久。
数据来源:财通证券研究所

数据来源:财通证券研究所

有业内人士认为,《摩尔庄园》经历过一次断代,没有在手游市场出现后占得先机,而是在手游市场竞争激烈的当下回归,这并不算是一个好时机,而在原来的游戏基础上,这款经典ip并没有新鲜到足以吸引新的受众。加上服务器优化的问题,用户长期接受率也并不高。

即便《摩尔庄园》闯出了在市场看来不错的开头,但在市场已经极度内卷的状况下,头部手游仍然对年轻用户拥有较强的吸引力,而这些都体现在头部手游完善的游戏生态和科技引领上。

在《摩尔庄园》的角度看,一旦失去话题和热度后,便难以得到用户为未完善的产品体验买单。在我们看来,如果《摩尔庄园》未能完善产品体验,未来市场不确定性便将提升,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背后公司的发展。

手游神话难以复制

在手游市场,没有任何成功可以轻易复制。

可以看到,摩尔庄园手游版的开局不错,有话题,有热度。但随着游戏时间越来越长,新老玩家对摩尔庄园的评价已经开始出现两极分化,在手游分享社区TapTap上的游戏评分也从上线前的9分掉到7.3分。

除了游戏的自身未完善的问题,时代的发展、个人的心境也是一个原因。在《摩尔庄园》手游公测前,iOS畅销游戏榜上多是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竞技类游戏占据首位。

值得注意的是,王者荣耀、和平精英作为手游头部玩家,在近些年来,不断优化产品贴近用户。但同样不可忽视的是游戏背后的力量,2020年腾讯游戏联合黑鲨科技举办了“黑鲨3S”新品发布会。

腾讯游戏看上的,是黑鲨3S的游戏帧率同步技术。黑鲨3S的游戏帧率技术,可以针对游戏帧率与屏幕刷新率不匹配,所导致的卡顿问题进行专属优化。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腾讯游戏在提升用户体验方面也是下足了心思。

​同样的,以《摩尔庄园》的现状拿来对比,还远远跟不上头部玩家的脚步。《摩尔庄园》背后的吉比特在近年来虽然保持着业绩的增长,但也一度承受着“单一产品依赖”“吃老本”“研发效率相对较低”的质疑,再加上过去一段时间外界对游戏市场买量的担忧等方面,也令吉比特或多或少受到一定影响。

再者,从网络舆论的热度来说,情怀的力量是强大的,但这股力量是否能支持玩家持续玩下去,还要打个问号。

至少从目前来说,《摩尔庄园》存在的问题是突出的,一是用户多为老玩家,而真正符合其设定的12岁以上的青少年新玩家存在感并不高。

再回到产品自身看,产品的性质并不符合广大受众,更多是偏向于女性玩家,这样一来便会失去了男性玩家的市场。

另一方面,仅靠线上玩夹娃娃机、养拉姆、打理庄园、骑车游载等等,热度并不会长久持续。长此以往,产品也不会具备明显优势,面临的竞争也只会不断加剧。后期一旦失去用户的拥趸,IP的热潮也只不过是昙花一现。

基于此,不如提升《摩尔庄园》的研发实力,真正跟上时代的脚步,才能焕发出新的生机。(本文首发钛媒体APP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